您好,欢迎来到石家庄学而优Bet365 A-Z滚球盘入口_365滚球角球技巧_bet365滚球平台![请登录] [免费注册]
?
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 资讯 > 新闻资讯 > 教育资讯 > 正文

你们就尽情地胡扯吧

发表日期:2015-10-25 作者:石家庄学而优Bet365 A-Z滚球盘入口_365滚球角球技巧_bet365滚球平台 电话:15632353250
九十年代初媒体组织的座谈会,一般是务务虚,联络感情,肯说的就说说,不肯说的听别人说,有茶水,有香蕉桔子,还可以吸烟,然后,吃“工作餐”;有些参会的,两小时不吱声,一旦上了餐桌,端着酒杯说个不停。那样的会,开不开无所谓,发言多是自说自话,常有人爱撒娇,说文章不好写呀,写得头疼了呀,头疼也要写呀,好像是有人拿枪顶着他、用刀子逼着他写一样。1990年初的一次会,好像是报社组织的,会才开了半小时,有个小官神情肃穆,步履沉痛,走到发言席,像是要把会议室当作殡仪馆,据说也就是个副处级,三十多岁的人,说话的腔调、做派,都模仿“老一无”。他语速缓慢,说了一通国际形势,说到“齐——奥——塞——斯库同志,也被他们,杀——害——了”,语气沉重,差不多哽咽了。我们面面相觑:哪儿来了这么个家伙?我们这里不是共产国际,也不发卢布,我们不过是接到通知来聚聚,吃茶聊天,没说要传达下一步世界革命的走向,这个窝囊家伙谁请来的?听闻****透顶的“撕裤”被处决,民众不再担心秘密警察迫害,我们由衷地为罗马尼亚人民的选择感到欣慰,为他们从此过上太平日子而鼓舞。现在来了这么个家伙,如丧考妣,公开为独裁者哭泣,让人恶心。但那时人们开始厌倦争论,等他叽叽咕咕一番,马上就有人岔开话题,把他的话冲淡了。好多年,我还记得那家伙的表情,虽然他不过是表演,图个升官(因为会上有几个职务比较高的干部),但我们都希望他运气不好,希望组织部门识破这个小丑,别让他升官,否则危害太大了。但那人是不是已经升上去了,很难说,我总感到不安全,薄熙来周**徐才厚郭伯雄令计划,也都在基层混过,哪个不会装?一说一大套?

  还有一回,纪念鲁迅诞辰110周年座谈,半官方的,来个了处长,年纪不算小,掏出讲稿,照读,题目是“鲁迅论反对和平演变”,我们又面面相觑:开个会,运气怎么这么坏!鲁迅的确有好多预言,比如预见“倘当崩溃之时,竟尚幸存,当乞红背心扫上海马路耳”,这就比一般人提前十多年知道会搞“劳教”;他对冯雪峰说过“你们来到时,我要逃亡,因首先要杀的恐怕是我”。冯大惑不解,后来果然有“要么被关在牢里继续写他的,要么一句话也不说”之上谕,而大先生的“我于是便逃走”已化作“我于是就死掉”,呆气十足的冯后来便代替大先生尝苦果了。于是我想,大先生死得早,幸甚,但大先生是绝对不可能帮忙谋划反“和平演变”的。

  如果不是亲历,不敢相信世人竟有这样敢胡说的人。一个人说点胡话并不难,难的是一辈子胡说八道,不说人话。那个“鲁迅论反对和平演变”的处长,后来没升上去,年龄到了,只听说忙于跑会领礼品,家里的羊毛衫衬衫领带堆了半间屋,以鲁迅之想象力,也肯定目瞪口呆。

  日子过得好快,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;我又常感到日子过得很慢,怎么常常还会听到二十多年前,甚至文革前的那些奇谈怪论?

  一会儿说,群众“不明真相”,一会儿说“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”,其实,我们亮不亮,不关它的事。